改革开放40年,石化行业那些精彩的人和事
时间:2018-11-27点击量:591 分享到:

11月24日,由中国化工报社主办、山西阳煤化工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承办、北京赛诺水务科技有限公司协办的纪念石油和化学工业改革开放40周年活动,在山西太原隆重举行。

活动中,中国化工报社6位资深记者通过一篇篇老报道带大家回顾了改革开放40年来石油和化工行业激情澎湃的光辉岁月,用一段段生动的影像让大家感受到了40年大发展带给我们的重大成果。十届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顾秀莲发来视频致词。到场的部分嘉宾用他们的一张张老照片,讲述了一个个精彩动人的故事,一起见证了中国石油和化工行业这不平凡的40年。

顾秀莲在视频致词中深情地说:“40年来,改革开放为我国石油和化工行业提供了不竭的发展动力,而石油和化工行业又推动了整个国民经济的大发展、大繁荣,使我国屹立在世界的民族之林。行业改革开放40年,《中国化工报》报道了石化行业技术理念创新、行业管理体制改革、市场体系建设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发挥了舆论引导、政策解读等重要作用。同时,《中国化工报》见证了石化行业如何深入贯彻改革开放决策部署、如何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创新;见证了石化行业如何迸发出蓬勃的发展生机、强劲的发展韧性以及显著增强的抗风险能力;更见证了石化行业如何创造出世界石油和化学工业发展史上的伟大奇迹。新的起点,新的征程。希望你们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继续记录行业时代楷模、唱响行业时代赞歌!”

整个纪念活动,以6个篇章展开。

从乡镇化工到民营经济大发展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化工经济从零起步,现在已经能与国企、外企三足鼎立,成为中国经济的奇迹和石化行业崛起壮大的中流砥柱。

中国化工报社记者刘全昌带领大家从几个关键性的历史时期,一起见证了民营化工走过的不平凡的40年。

改革开放带来了思想和经济的大解放,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在领风气之先的长三角地区,一批乡镇化工企业蓬勃兴起,原始形态的民营化工迎来了历史的春天。《中国化工报》于1991年1月15日至2月22日刊登一组《江浙乡镇化工面面观》系列报道,见证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记者通过深度走访调查后预言,江浙乡镇化工虽然根基还很薄弱,但来日方长,前途不可限量。时至今日,长三角民营化工产业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剧变,完全印证了这组报道的预言。

世纪之交,风起云涌。上世纪末,一场直指非市场化弊端、史无前例的国企改革激荡开来,在再造提升国有经济的同时,也为民营经济大发展带来了新契机。2001年中国加入WTO,中国商品与世界市场实现无缝对接。在这一时期,企业改制和市场开放是时代的大命题,为民营化工的规模扩张和能力提升带来了蓬勃动力。《中国化工报》2003年4月21日刊登的一组报道《山东化肥企业为何红火?》,揭示了风起云涌的企业改制给山东化肥行业带来的剧变,为那个火热的变革时代留下印记。

改革开放40载,民营经济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质疑甚至否定的声音从未停止过。即使在改革开放走过40年后的今天,歪曲否定民营经济的奇谈怪论依然不绝于耳。针对社会上弱化和动摇民营经济的一些思潮和论调,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民营企业座谈会,高度肯定民营经济的历史地位和巨大贡献,并一锤定音宣示我国民营经济只能壮大、不能弱化,而且要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

三个历史时期,三组报道故事,见证了民营化工40年波澜壮阔的发展进程。在活动现场,几位这段历史的亲历者分享了他们的故事。

奥克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朱建民:民营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

今年11月1日,作为民营企业的代表,我参加了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肯定了民营经济的地位和作用。在我的印象中,总书记是第一次用“56789”评价民营经济:50%的税收、60%的GDP增长、70%的创新、80%的城镇就业以及90%的企业数量都来自于民营企业。总书记谈到民营企业目前遇到的困难,一是国际经济形势,二是转型升级,三是政府在政策执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总书记在如何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方面,对我们的政府提出了六大举措要求:一是降低企业税负;二是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三是优化营商环境;四是完善政策执行的方式;五是构建新型政商关系;六是大力保护民营企业家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参加这次座谈会,我有两点最深的感受:一是民营经济得到了我们的党前所未有的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二是深刻地感受到我们的执政党对我们的政府在制定政策和政策执行方面提出了更高质量的要求。这两点合起来,我认为,这次座谈会标志着我国民营经济的发展真正进入到了新时代。

多氟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世江:改革开放是民企发展的基础

面对企业奠基的老照片,我深有感触。改革开放给了我们民营企业机会,使我们有了发展的基础。我们最初的目标是打造中国的无机氟化工基地,后来我们把目标提高到了打造全球无机氟化工基地,现在我们认为目标应该是为了全人类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目前,多氟多的氟化工已经打开国门,走向世界。随着多氟多开始主持制修订国际无机氟化工技术标准,我国已掌握了无机氟化工领域在世界上的话语权。

多氟多老厂区。

多氟多老厂区

大化肥大乙烯从引进到国产化

化肥和乙烯,是石油和化学工业对接社会与民生的两个代名词,承载着新中国现代工业发展的民族记忆。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的化肥和乙烯工业,从大型装置只能全套引进到完全实现国际水准大型装置的国产化,有哪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中国化工报社记者吴金慧带领大家一起见证了大型化肥和乙烯装置从引进到国产化的峥嵘岁月。

纪70年代开始,我国先后从美、日、法引进13套大化肥装置,陆续在沧州、大庆等地安家。此外,我国还引进了5套年产30万吨的乙烯装置。中国现代化的化肥和乙烯工业,就此艰难起步。

山东华鲁恒升氮肥国产化示范装置。

山东华鲁恒升氮肥国产化示范装置

本报1987年7月14日刊登了一篇报道,记录了1987年7月,齐鲁石化30万吨/年乙烯一期工程投料试车历经43天取得全面胜利,并创造了乙烯开车新的世界纪录。

装置引进来了,但装置中“Made in Japan”“Made in America”等字眼却始终是国人心中的痛。本报1996年6月21日刊登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九五”期间,大型化肥、乙烯装置被列为国产化攻关的重点。

此后10多年,是中国石油和化工行业创新发展和国产化的黄金时代。以华鲁恒升、灵谷化工、心连心等为代表的化肥企业,不断革新突破,先后实现“30/52”“45/80”等大型化肥装置的国产化。本报2004年12月29日报道,华鲁恒升建成的首套30万吨/年合成氨示范装置成功开车,使人们相信:大氮肥装置国产化时代真的已经来临。本报今年5月10日报道宁夏石化“45/80”化肥装置成功投料,意味着我国大型氮肥工业化成套技术开发实现工业转化。

与此同时,随着五大乙烯和中小乙烯装置改造,我国年产30万吨、60万吨乙烯装置逐渐实现国产化,乙烯“三机”也实现了国产化零的突破。本报2010年1月19日的报道提出,随着天津石化百万吨乙烯“中国心”开始跳动,我国已经拥有了自主建设百万吨级乙烯装置的能力,几代国人的梦想终于圆梦。2012年,大庆石化60万吨乙烯装置的建成投产,实现了大型乙烯技术工艺包国产化的目标。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化原总裁王基铭:大乙烯上马不容易

上海石化30万吨/年乙烯项目1989年12月建成,那时我是上海石化总厂的厂长。建设过程中,面对资金困难的局面,我们先是通过发行债券的方式凑钱,一开始债券卖得很好,但后来因为利率的调整债券发行不下去,我只能动员大家凑钱。我们把乙烯工程比作马上就要生蛋的老母鸡:只要大家给它再吃一把米,就能生下来蛋;有了蛋,我们再孵小鸡,就能活下去。当时,全厂职工都拿钱出来,包括小学生都拿出了压岁钱,很感人

后来为了实现大庆石化乙烯“三机”的国产化,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但都坚持下来了。在怀疑的声音面前,当时大庆石化的厂长提出全厂担保,我就说我也用我的家产我的乌纱帽来担保,最后终于把这事情给做成了。

中国氮肥工业协会原名誉理事长孔祥琳:国产化大化肥创奇迹

改革开放前后,我国共引进了33套大氮肥生产装置。而改革开放创造了我国氮肥工业跨越式的发展,创造了我们自己也能建设先进国产化大化肥的奇迹。

我国是缺油、少气、煤炭资源相对丰富的国家,非无烟煤气化是氮肥原料品种改造的唯一选择。我国引进的德士古水煤浆气化技术和壳牌干煤粉气化技术,是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大型煤气化技术,但技术投资大、维护难。2004年,我国第一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化大化肥在山东华鲁恒升投产,使用的是华东理工大学开发的多喷嘴对置式水煤浆气化技术。2008年,拥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航天煤气化技术在安徽临泉生产装置成功投运。这些先进的国产化技术迅速、大规模地得到推广。

云天化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明大增:大氮肥企业创造世界纪录

云天化是我国首批引进国外成套设备建成的13家大型氮肥企业之一。40年来,企业发展亮点颇多:1974年开工、1975年合成塔吊装,2008年合成氨和尿素装置连续运行双双超过400天、创世界纪录。企业建设初期,火车不能承运大型化工设备,只能水运。在长江承运大型装备只能到达现在的水富,于是云天化选址于此,也因此有了水富县的行政建制。2008年11月11日,云天化庆祝合成氨和尿素满负荷连续开车超过440多天,到目前,世界上也没有同类装置打破这个纪录。云天化从建厂到现在,发展成为云南省属实体企业集团,并拥有中国百强上市公司。目前集团大约有950亿元资产,年销售额大约660亿元。我们的主业围绕化肥和现代新材料,目前在化肥方面以“绿色矿山、绿色工厂、绿色产品”“数字工厂”为抓手转型升级,在现代新材料方面正提升和布局新产能,围绕国家战略和云南战略部署,履行着国企担当。

外资化企在华蓬勃发展

石油和化工行业是外资较早进入的行业之一。目前世界500强中的国际大型化企都已在华投资建厂,一些还将地区总部迁到中国,带来先进技术与发展理念,成为推动中国石油化工行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中国化工报社记者张欢带领大家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来,外资化企在华的蓬勃发展历程。

1979年7月,《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出台,当时跨国化企基本都是从贸易做起,建设项目组织生产则要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1996年3月29日,《中国化工报》一版刊登杜邦、卡博特与巴斯夫的几篇报道,都反映了当时外资项目在华落地的情形。1995年,随着国家颁布《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加上中国即将加入WTO,一批大型石化项目和各具特色的化工项目开始酝酿和建设,比如壳牌在惠州的乙烯项目、巴斯夫在南京的一体化基地、陶氏和瓦克在张家港的有机硅项目、SABIC与中石化的乙烯项目……同时,帝斯曼等一批跨国公司将研发中心、地区总部迁至中国。跨国化企在中国的项目布局也在向内陆、西部地区延伸。比如巴斯夫在重庆的MDI项目、在新疆的聚四氢呋喃项目,卡博特在内蒙古乌海的项目,SABIC与神华宁煤的煤制烯烃项目,BP与中国石油在四川盆地开展的页岩气勘探开发等。

推动新一轮对外开放,今年6月底国家发布新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炼化和化工行业全面开放。巴斯夫、埃克森美孚随即宣布在湛江和惠州建设上百亿美元的独资一体化石化项目。在华继续投资、继续发展的跨国企业还有很多。

康宁大中华区创新官姜毅:坚守本土化发展

康宁公司有幸参与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康宁刚到中国时,只是一个仅有15人的贸易办事处;38年后的今天,我们在中国已拥有5000人的团队。

目前,除美国之外,康宁在华业务份额占到整个公司的22%,总人数占10%。康宁一直坚守本土发展,在过去的20年中,学会了如何充分利用本土优势,培养本土人才,目前大中华区90%的高层团队都为本土人员。我们在本土发展的一个很大手笔,就是8年前将康宁公司的颠覆性创新——本质安全、高质量发展的微通道反应技术在大中华区落地生根,目前已有200多套装置铺开。

SABIC全球副总裁、亚太区总裁李雷:期待国际合作进一步铺开

看到这张20年前我在陶氏化学时,给湖南种植柑橘的农民赠送农药的照片,我深深感受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另一张是我与沙特能源工业和矿产大臣的照片,在促进中沙两国能源合作中作了一点贡献。

我认为,中沙两国在能源和化工方面的合作为中国的能源供应发挥了保障作用。SABIC在过去40年中,积极参与中国的经济建设和对外开放,尽我们所能积极为中国客户提供优秀的产品和解决方案。2009年,我们在天津与中石化合资收购了中石化建设的大乙烯国产化装置。我们在中国还有3个工厂,在中国的业务已接近全球业务的20%。最近,我们在福建省签署了投资备忘录。我们期待与中国的伙伴,不仅是在中国,而且能够沿着“一带一路”在中东有更多合作。

李雷在外企工作现场。

李雷在外企工作现场

国企改革风起云涌

国有企业改革几乎伴随改革开放的全进程——从1980年初期的放权让利增强企业活力,到2002年以来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中国国企改革的40年涌现出一个个鲜活而富有生命力的改革样本。中国化工报社记者张四代带领大家一起见证了历史

上个世纪80年代,厂长负责制、利改税、承包制等一系列热热闹闹的改革走进并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在这波改革浪潮中,全国化工行业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学吉化”活动,这是镌刻在中国化学工业发展史上的一段铭文。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国企进入新一轮改革阶段,我国开始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1992年初,国有企业掀起了“破三铁”为中心的改革热潮。“破三铁”解除了企业与工人的“终身劳动契约”,大家第一次意识到,国有企业不再是“不沉的大船”。

时间进入到新世纪,我国开启了国企管理体制和国企改革的加速阶段。这期间涌现出了一大批石化行业的时代尖兵。

2004年7月,坐落于江苏泰州的梅兰集团在京城着实“红火”了一把。专家集聚人民大会堂,对梅兰这个国企改革发展的尖兵进行了系统的研讨。同样,作为青岛工业经济骨干企业,从1978年年收入仅为2.3亿元到2018年年收入过百亿元,青岛海湾集团用靓丽的成绩单书写了国企改革的典范。

梅兰化工董事长周虎宏:从空白到建成世界级装置

梅兰的发展是改革开放创新的过程,我们从化工农药为主向含氟材料进行转型升级,用全世界最低的投资成本建造了世界级规模的装置。

1996年,我国空调和含氟材料的发展急需氟致冷剂R22,而梅兰只有500吨/年的规模。经过深度研发,用同一装置,我们仅花了20万元就改造成了5000吨/年的规模,接着又用了60万元将该装置产能改造成为1万吨/年。同时,产品质量水平也达到进口的99.9%,且人员没有增加,安全水平也很高。目前,装置规模已经达到年产12万吨,位列国内第二。

此外,我们勇于挑战行业短板,用了8个月时间,投入600万元,建成投产一套500吨/年的六氟丙烯装置,打破了国内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

青岛海湾集团董事长李明:见证氯碱行业长足发展

青岛海湾集团是由青岛多家国有化工企业组成的,前后历史沿革跨度近百年。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青岛化工厂还在使用“虎克-16”型石墨阳极隔膜烧碱装置,现在新的离子膜烧碱装置单台产能扩大了近180倍,能耗较过去下降了近30%。

1997年后,我们的年轻团队自主创新,将PVC聚合釜扩改到45立方米,突破全国纪录,获化工部科技进步三等奖。2010年之后,我们又抓住机会退城入园契机,在青岛董家口和新河新建两个化工园区,聚氯乙烯产能达到80万吨/年。经过40年的发展,海湾集团氯碱装置跨入国际先进行列,整体销售收入突破百亿。我与同事们见证了中国氯碱行业改革开放40年来的长足发展。

走出去步伐越来越坚定

改革开放的40年,是我国由相对封闭向开放型石油和化学工业大国跨越的40年。上世纪90年代,化工部提出发展外向型经济的战略,我们的企业从学习先进的技术、购买先进工艺和设备,到直接去海外合资建厂,发展到后来的海外并购,走出去的步子越迈越大。

中国化工报社记者危丽琼带领大家一起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石油和化工行业走出去的辉煌战绩。

1992年8月,当时的化工部部长顾秀莲提出到2000年化工外向型经济实现“三个一百”的目标:累计利用外资100亿美元、出口创汇100亿美元、培育100家外向型企业或企业集团。当时的化工部副部长贺国强怕大家压力大,还给大家打气。而我们梳理《中国化工报》的报道发现,事实证明这个目标不是高了而是低了!

在化工外向型经济政策的鼓舞下,作为行业外向型经济的重要载体,化工园区起步发展,2001年和2003年,上海化学工业区、南京化学工业园区相继成立,至今仍是我国化工园区的“领头羊”。

同时,企业海外投资并购捷报频传:1993年,中石油中标秘鲁塔拉拉油田和中加公司加拿大项目,拉开了我国海外找油的大幕。此后,以五大石化央企为主力的中国军团,积极试水走出去,收购了一批海外油气资产。目前我国已有30多家油气企业,在50多个国家开展了200多个油气项目。

随着走出去步伐的加快,越来越多的企业走出国门,走出去的方式也越来越多元化和高端化。2009年,浙江龙盛收购了全球染料巨头德国德司达染料公司,登上全球染料老大宝座;2016年,金正大收购德国康朴公司,创下化肥业海外并购新纪录,并借此进军国际高端农化市场;2017年6月,中国化工集团完成对瑞士先正达收购的交割,成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中企海外并购项目。而在此之前,中国化工还先后收购了法国安迪苏等细分市场的全球领军企业。

在所有行业中,橡胶行业正是石化行业“走出去”的代表,既缓解了国内天然橡胶资源的短缺,又规避了贸易壁垒。

山东玲珑轮胎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松涛:走出去步履不停

泰国玲珑作为公司第一家走出去的海外工厂,于2013年正式开工,2015年一期工程建成投产,实现了常规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实现的目标。

此外,玲珑轮胎与塞尔维亚签署投资意向,成为该公司“五加三”全球战略布局的第二站。该项目计划总投资9.9亿美元,将于2019年4月启动建设。下一步,玲珑将加快第三个海外基地的选址和建设。

玲珑轮胎走出去成果丰硕。

玲珑轮胎走出去成果丰硕

科技水平从跟跑迈向“并跑”“领跑”

经历改革开放的春风,当年我们这个连火柴、化纤、煤油都造不出来的国家,如今已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石化大国。在这背后,是科技创新水平在部分领域已经由跟跑进入并跑、领跑的新阶段。

中国化工报社记者马守贵带领大家一起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行业科技进步的光辉历程。

1985年,中共中央发布《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全面启动科技体制改革。1990年,科技兴化战略的提出,点燃了行业科研创新的热情。

2016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超低渗油气田勘探开发技术对于“缺油少气”的中国而言,意义不亚于美国的页岩气革命。油气勘探开采的各项技术,不仅让我国诞生了年产量5000万吨的长庆油田等新油田,也让大庆油田等老油田焕发青春。

采出了油,还要炼好。在炼化领域,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涌现出来。在这方面,荣获2015年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芳烃成套技术就很具代表性,它彻底结束了芳烃核心技术从国外引进的历史,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这一技术的国家。伴随着这些关键技术设备国产化取得突破,我国千万吨级炼油装置国产化率超过95%、百万吨级乙烯装置国产化率达到90%。

在化工领域,我国同样攻克了一大批世界级技术难题。技术创新领域的佼佼者万华化学,也走过了艰辛历程。从1993年开始研发,万华终于在2006年开发出年产20万吨MDI制造技术,标志着中国的MDI不再受制于人。从我国的资源禀赋出发,我国形成了一大批煤化工前沿技术和产业化成果,现代煤化工技术已经与世界并跑甚至领跑。40年砥砺奋进,离子膜、子午胎、煤制油、甲醇制烯烃、工程塑料、碳纤维、晋华炉、航天炉,一系列科技创新的重大突破,成为我国建设石化强国的强力引擎。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金涌:科研进步获得世界肯定

改革开放的40年,是我国技术革新的40年。

40年前,大学生们开始走出“象牙塔”对接工业工程。也就在这段时间,我将所学技术应用到一个即将倒闭的工厂,不仅让工厂起死回生,还使其发展壮大,这就是技术创新的力量。我们的科研成果在国外进行交流时,获得了国外专家团队的肯定,让世界知道,中国的知识分子也能研发出重大的技术。

航天长征化学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姜从斌:技术创新伴随航天炉成长

航天炉发源于中国航天,是利用火箭发动机的技术发展起来的,是军转民的典型代表技术之一。航天炉技术从2005年开始研发,2008年研发成功,2009年开始技术市场推广,无论是在研发阶段还是技术推广阶段,技术创新一直伴随着航天炉的成长。从2009年到现在航天炉已推广数量110台左右,已经开车的气化炉60台左右,效果都非常好。

第一,实现关键装置国产化近100%,把我国粉煤气化装置十几亿元的投资降低到三亿多元的投资,让企业都用得起。

第二,实现了系列化和标准化,可以根据业主需要随意选取。过去一套煤气化装置都需要建设30个月以上,现在我们最快只需要18~20个月就可建成。

第三,实现了煤种的全覆盖,包括气化无烟煤、褐煤的装置,已经投产了好几个,都实现了较好的效果;还有就是高可靠性,我们航天炉单独连续运行时长达已经达到467天,创造了世界纪录。

同时,我们形成了一套非常具有创新意识的服务模式叫做全生命周期的服务,有自己的仿真培训教室和远程服务中心,充分满足业主的需求。过去气化炉开车特别是粉煤气化技术开车需两个月以上,我们现在取得的最好的成绩是7天,这都是技术进步带来的。

山西阳煤化工机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广民:企业脱困得益于不断创新

1982年我毕业后就分配到山西化机厂,当时的企业非常困难,负债2840万元。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政策,也得益于不断地创新,我们从一开始的低压容器向高压发展,由一台一台的设备向成套的设备制造发展,目前已成为拥有2100人的大型制造企业,拥有永济、太原和新疆三个制造基地,一个建安公司、一个设计院和一个院士工作站,成为集研发、设计、制造、安装、开车、服务于一身的一体化公司;资产从负2800万元到48.5亿元,18年来利润年累计18.2亿元;客户群从小的个体企业发展到神华、中石油、中石化。

说起晋华炉还有一段历史,我们阳煤化机和阳煤丰喜从2001年开始,用18年时间与清华大学合作,完成了一代、二代、三代晋华炉的研发和工业化应用,四代晋华炉的研发正加紧进行。其中,我们最大的体会是要不断创新、不断学习,不断进步。

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贾小飞:“百年老店”继续创新

延长石油作为中国石油化工的“百年老店”,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

近年来,延长石油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培育产业链,不断在科研机构建设上增强内生动力,相继重组、并购、联合组建了多个专业研究院所,研发领域涉及能源化工上下游。延长石油除自主创新以外,联合创新的产学研朋友圈也越来越大,目前已同多家国内国际顶尖研究院所高校和公司建立了广泛的研发合作关系,强强联合构建涉及多领域的产学研联盟,开创出一套煤、油、气综合利用的新型发展模式,创出一条快速可持续发展发展的新路径。未来,延长石油将进一步促进自主创新,争取下一个百年。

在40年6大篇章的伟大改革创新中,涌现了一批作出突出贡献的人物、企业、园区。本次活动为其中的“突出贡献人物”“勇立潮头榜样”“本土发展推进者”授发了纪念牌。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改革开放40周年勇立潮头榜样(50家,排名不分先后)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改革开放40周年本土发展推进者(15家,排名不分先后)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改革开放40周年行业突出贡献人物(43人,排名不分先后)

编辑:李建军


友情链接:鸿运彩票  皇冠彩票  全民彩票注册  全迅彩票  凤凰娱乐  大金彩票  凤凰娱乐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